Menu

战争就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0/06/05 Click:145
就这样开始了绝望的年代,曾经宽广的道路从此纠结,沙暴和飓风在城市的废墟中肆虐,平原和山脉成了吾辈的家园,当无边的黑暗笼罩大地,吾辈对着空旷、阴暗的天空哭诉,向着众神哀求,然而,天空冷漠依旧,不曾传来任何回答……赤红色的天空,象征着毁灭之神的黑色骷髅高挂在正中。血色般的闪电,如愤怒的泰坦巨人丢出的神雷刺破了无尽的苍穹。狂风带起铺天盖地的风沙,把精灵之森的千年古树连根拔起,又把亚鲁迪阿山那万年屹立不倒的花岗岩砸到千里之外的海岸。发臭的带着剧毒和强烈腐蚀作用的酸雨已经连续下了整整半年,沉睡了千年的火山爆发出积蓄了无数世纪的怒火,浓烈的硫磺气息下,沸腾的红色熔岩把所到之处全都化为漫天的黑色尘埃。整个恩诺拉斯天空下,无论是大沙漠深处的半兽人王国库克桑兹还是埋藏在亚鲁迪阿山脉中的矮人王国坦提亚克,就连万里沼泽中的传说之城幽影城和创世之初就已存在的精灵之城达纳克斯,都已经被毁于一旦。战争已经持续了整整五年,在这五年中,没有任何种族能够抵挡住黑色大军的浪潮,当彼此力量的悬殊到了一定的时候,战争就成了单方面的屠杀。黑色的梦魇攻入一个个城镇,挥舞起死神的镰刀,杀掉所有活着的生物,英勇的战士们不屈的抗争着,然而他们绝望的发现,刚才还在并肩作战的战友转眼间就朝自己递过来寒冷的锋刃。他们屠杀,每个死人都给他们带来新的力量。到现在为止,除了死气和黑色,整个恩诺拉斯再无其他的颜色,除了那些行尸走肉,再无任何生物。就连上古时候的神龙和不死的神鸟凤凰,也无法在黑色的浪潮中守卫自己的巢穴。※※※塔克西隆,中央之城、光明之城、所有生物的最后堡垒。大魔导师米斯兰德站在城楼顶端眺望着城里的一切,精灵族的神射手和矮人族的战士守在南面的城墙上,加持着光明祝福魔法的神箭和秘银的战斧就在他们的身边。每隔几十米,就有尊侏儒族的巨型火炮,这些威力无匹的大炮,是侏儒工程师最高智慧的结晶。北面城墙由侥勇的半兽人战士和牛头人共同守卫,每个半兽人战士身后都有一匹恶狼,那是他们最忠心的伙伴。这里没有巨型火炮, 香港管家婆论坛一句中特取而代之的是蜥蜴族那宽约十米的踏驽, 曾道人推荐一字定单双弓弦用雷兽的筋制作而成, 香港主博一肖一码正发出耀眼的蓝光。还有人族战士和卡特族盗贼, 内部推荐必中三尾每个人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没有任何人松懈。“可是有用吗?他们本就不是活人。”米斯兰德苦涩的笑着,把目光投向更远处。无尽的亡灵之海,骷髅僵尸吸血鬼和所有死亡的生灵都聚集在城外,黑压压的看不到边际。天空中也满是亡灵生物,狮鹫、骨龙、翼蛇、鹰身女妖,双足飞龙……只要是生前能飞翔的,不管他过去属于什么阵营,都能在这片亡灵大军中找到。亡灵大军不断的朝前移动,如汹涌的潮水,就连山都在跟着颤动。但是没有任何亡灵能够接近塔克西隆城,凡是靠近了塔克西隆的亡灵,都在瞬间被圣光烧成了灰烬。这是四大法师塔的塔主们用生命换来的至高无上的光明结界魔法,全靠它,塔克西隆城才能坚持到现在。亡灵们无法通过大法师们的结界,城里的每个人都这样想。他们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抬头看看那法师塔顶的龙珠是否依旧明亮。每天,亡灵大军都像扑火的飞蛾涌过来,新闻资讯但结界却从来都是那么有力。但米斯兰德知道结界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毁灭之神用魔法雾遮住了天空,塔克西的光芒已经整整两年未曾照耀到塔克西隆。凭他资深大魔导师的实力,他已经看到结界出现了缝隙……大法师塔的魔力已经剩下不多了。“米斯兰德大法师,高层决定启动最终计划,大魔导师玛济斯正在等您。”就在米斯兰德发楞的时候,一个中年魔法师飞了过来。米斯兰德点点头,却没有立即动身。“不得不冒险了么?”他喃喃的说,再次无限深情的看了看城墙上的战士和那天顶的法师塔。然后,他念起咒语,消失在冥冥的空气中。※※※魔法师议会大厅,现存魔导师等级以上的法师都在现场。“水之离镜带来了新的预兆,毁灭之神将在三天后完全苏醒,我们的结界已经无法阻挡他们了。”大魔导师玛济雷克斯站在大厅中央说,“所以,高层会议决定启用时空之门。”没有人说话,每个人脸上都只剩下悲壮的表情,时空之门是禁忌的终极魔法,施展他需要法师塔的魔力作为辅佐,并且只有极小的成功率,而失败的代价是无法估计的。但是这是最后的希望了。两种袍色的法师,黑魔法师和白魔法师们纷纷飞出议会大厅,悬停到半空中。玛济雷克斯开始念颂起一个繁复的咒语,原本虚无的天空中现出一道道的脉络,浮现出各种各样的魔法文字和图案。紧接着,魔法师们飞到各自的位置上,吟唱咒文、聚集魔力、魔法的能量渐渐汇集。这是一个立体的魔法阵。魔法师们还在继续吟唱咒文,魔法能量顺着脉络源源不断的涌入魔法阵的正中。“用不灭的地火焚尽叹息之壁,让流动的冰岚解开封印之锁,从虚无的开始到混沌的终结,请遵循自古以来传承的诺言,违背从未改变过的命运星辰,斩断虚无缥缈的因果律之索,爲我打开真与幻交界的门扉,穿梭过去与未来,交错刹那与永恒。”玛济雷克斯念颂起最终的祷文,他举起法仗,召唤来包含着亘古以来的最纯洁的魔法能量,四颗龙珠发射出辉煌的光芒,红色的时空门,在变幻中渐渐成型。众神愤怒了,他们无法容忍魔法师们施展出足以和神力相抗衡的究级禁咒,金色的审判之雷从魔法师们的头顶降下,失去龙珠魔力支撑的结界暂时失去了效力,早已虎视耽耽的亡灵们蜂拥着冲了上来……巨炮在骷髅群中炸响,银光的利箭对上黑色的毒雾……兵临城下,侏儒们启动了火油阵,十丈宽的烈焰包围住整个塔克西隆,乌黑的浓烟翻滚着冲达天际,让赤红的天穹黯然失色。无数魔法师被闪电击中,从天顶直坠到地上。空中的亡灵生物猛扑下来,骑着银飞马的女战士和最后的飞龙骑士迎了上去,更多的亡灵生物冲进了魔法阵,用白森森的骨头作为武器,把脆弱的法师们撕成碎片。但没有人畏缩、没有人后退,魔法师和战士们用他们的血肉铸就出一首悲凉的苍穹挽歌。时空门开始扭曲变型,魔法的力场逐渐变得不受控制,但玛济雷克斯再次念颂出终极的祷文,魔法师们以灵魂作为祭品,祷文在塔克西隆上空回荡。当最后一个魔法师也从天顶坠落,时空门终于稳定了下来。“一定要阻止毁灭之神的苏醒。”背负着沉重的使命,米斯兰德走进了时空之门。没有什么历史是注定的。

  原标题:信访干部办公司骗补贴,扶贫款岂容蚕食 | 新京报快评

,,一句玄机解一肖